八目

灿白 正泰 百万 有洁癖 不sb

满足自己的产物,一整夜没睡

  油渣和神经在一起了,乐队的其他人都表示祝福。
  在此后的排练日子里,大家被强塞下一大桶狗粮。贝塔表示很受伤,樱仔表示无所谓,小霾表示……她没有任何表示……
  小霾有个除了自己再没人知道的秘密:她有了喜欢的人,而这个人恰好有女朋友。对,她喜欢油渣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或许是那人捡到自己的戒指一脸惊喜意外地冲自己跑过来的时候,又或许是那人在漫展上取下眼镜无比认真的时候,总之,她发现自己喜欢油渣是在公交车上,贝塔正举着自拍杆自拍,两人发现了坐在后面用手护着睡着的神经的头,满眼温柔的油渣。502寝室的人齐齐转头,冲着油渣比心,但她没有,她无法忽略内心隐隐的苦涩,但庆幸她平时的性格让她此刻没有被注意。
  那晚回去后,小霾立马洗了澡躺回床上,她把帘子拉上屏蔽其他三人的目光。她想了很多,无非是自己是否喜欢油渣,如果真是喜欢,又是从何时开始,又该如何消灭这份感情。最终她选择了顺其自然。
  接下来的一段时光,他们都在排练,六个人朝夕相处。油渣依旧没对神经表白,可这不代表什么,不过是时间问题,因为小霾已经看出神经也是喜欢油渣的。他们两个相互喜欢啊,自己能怎么办?宁毁三座庙不拆一桩婚。她把这份情愫隐藏,越来越深,她甚至都快忘了自己喜欢油渣这件事。
  演出完了,她们大获全胜。结束后,油渣约神经去看萤火虫,在贝塔的奸笑中,神经同意了,她知道是时候了。一男一女坐着,神经看着自己被蚊子咬了满是包的手臂,又想哭又想笑,两人聊着,享受着安静又甜蜜的时分,他们不知道在较远的地方,他们的伙伴千指大人一个人坐着,看着夜空,无数颗星星落在她的眼里。
  六人再见面,油渣已经牵着神经的手朝502寝室的女生们打招呼。贝塔笑着,叫着“十指紧扣”,又嘲笑为此油渣和神经羞红的脸。樱仔依旧只露出眼睛,但神经能从她的眼里看出樱仔的祝福。神经要去调琴弦便要油渣把手放了,油渣痴痴一笑,迅速亲上神经的脸才把手放开。在惊呼调侃声中,神经捂着脸连忙逃走。直至恋人的身影离开了视线,油渣才转身向小霾走过去。
  “千指大人,我们今天练习什么?”
  “你来想吧,不一定要我们会的,现在可以学新的了。”
  “好勒!”
  看着油渣冲练习室跑去,小霾只觉得身体发软。没有任何人看出她的异常,他们都开心地准备练习工作,似乎现在苦涩纠结的人只有自己。
  时间匆匆过去,下午的时候神经有事先走了,接近黄昏时,余下的人也该回去了。
  “你们先走吧,我还有段不熟悉,再练一会儿。”
  “行,那小霾要注意安全哦!”
  “会的。”
  一个人的练习室很令她放松,古筝弦的手移动地越来越快,她要发泄好像只有这一个途径。她是b站有名的千指大人,她现在展示的技巧比她放在b站上的任何视频都要厉害。她弹奏的每一曲都是豪迈奔放,她似乎在利用这个来驱赶内心深处的伤悲。
  “咚咚”
  敲门声被琴声掩盖,门外的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推开了门。琴声戛然而止。
  “那个,神经的书忘这了,我帮她来拿。”
  “哦。”
  看着眼前的油渣,小霾不知道此刻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心情,在听完油渣的解释后,她便移开自己放在男生身上的视线。她既没有看他,也没再弹琴。寂静的空间里,只有他二人的呼吸声,起起伏伏。
  “你还要再弹吗?”
  “嗯?不……不了”
  小霾起身,用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。看着千指大人把东西收拾好,然后越过自己走了出去,油渣表示很尴尬。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咳了咳,追了上去。走到千指大人旁边,油渣笑着说:“一起走吧,我正好给神经送书”。
  一大段路两人都没有交流,小霾的脑内世界早被刷屏,于是,倒只有油渣一个人觉得尴尬。神经的寝室楼在前面一点,因而到了神经寝室楼,小霾匆匆跟油渣打了招呼就走了。这种不同于往常的疏离并没有让油渣很起疑,只当是因为自己有了女朋友,一男一女避下嫌而已。
  这种疏离一直持续着,就连神经这一届毕业那天,小霾也基本与油渣零交流。走了两个人了,2.5乐队没能继续走下去,不久也消失在时间潮流中。小霾的高三时光基本除了弹琴便是学习,偶尔会停下来想想神经油渣在哪,他两是否还在一起。
  走了,走了,走了。高三毕业,小霾去了杭州,樱仔留在了当地,而贝塔两个跑去了上海。小霾其实并不知道神经和油渣毕业后选择了去哪,她无心打听,她在高三的时候向她的室友们坦白了她的事情,那三个傻子听完了不敢出声,她们内心感叹小霾的隐忍,之后便也自觉地不再向小霾提起那两个人。
  各自都基本安定了下来,502寝室四个人在网上依旧聊的火热。这天,四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突然聊到了2.5乐队,高中生活画面又在她们眼前展开来了。她们说自己对乐器的喜爱,说寝室里发生的有趣事。尽管几个人努力避开那两个名字,可还是在聊到最闪光的一段记忆时那两个名字出现在了对话框里。或许实在是忍不住,樱仔发了一条消息:
  我很想他们,他们毕业后,并没有选择一个城市,神经去了香港。
  小霾反复看了好几次这条消息,等她反应过来时,她的对话框里已经打上了:那他去哪了?
  她还是发出去了,她的心在狂跳,她第一次跨出自己的一步,她激动又害怕。樱仔的回复很快,只有两个字:杭州
  这种心情无法言喻。小霾点开联系人,拇指滑了几下,屏幕停在了M字母开头的联系人那块区域。她盯着那条联系人看出了神,直至一通电话打了过来。
  “喂。”
  “小霾,你愿意听他两毕业后的故事吗?”
  “……”
  “我当你默认了,你竖起耳朵听好了。”
  挂了电话,她拉开寝室的帘子,外面的阳光撒了进来。
  毕业季,神经选择了梦想的城市-香港,她询问油渣是否愿意和自己一起去,当时油渣没有给她回答。最后成绩出来,神经如愿进了她理想的大学,但油渣要低一点的分数与神经那所大学失之交臂,最后选择了杭州。暑假期间,他两经常约会,牵了手,拥抱过,也在动情时两唇相贴。他们说不在意异地恋,每日一次视屏聊天,放假去到对方的城市相聚,这样便很足够。到了后来,大学开学了,他们每天抱着手机急切对恋人分享有趣的事或难过,视屏通话好像就在彼此身边。一天一天过去,大学的事情越来越多,开始他们还努力维持着,直到某一天他们没聊天也没通话,诶,似乎一天里没有对方也可以,于是,视屏通话频率俞渐减少,聊天界面也是一条消息发过去就显示时间,半天没有回应。他们开始过着自己的生活,或者是,他们渐渐把对方从自己的生活赶出去。异地恋,对,他们的心不在一个地方,所以不能维持了。春天,他们分手了。
  “不见”
  “不见”
  小霾思考了许久,她的决定,就像一开始,顺其自然。虽然在同一个城市,相遇的机会却也是极低。
  花谢了,蚊子也几乎消失了,地上不再铺满落叶,雪化了。
  大三的生活很充实,小霾依旧爱着自己的古筝,依旧做着她的千指大人。这几天国庆放假,小霾答应陪同自己的一个室友游西湖。早晨八点她们乘上了地铁,地铁上满是人,她觉得快被挤地喘不过气,好不容易找了个空忙把室友拉到自己的身边站着。就这样站了接近一个小时,她们在龙翔站下了车。出了地铁站,看着满世界的人口,不禁苦涩地感叹自己低估了国庆出游人数。两人尽量挨着以免走散,然而,到了西湖边,在一番调侃是出来看人海后,两个人走散了。小霾淡定地接受了这个事实,想网上告诉室友干脆都自己回学校好了,却发现自己的手机钱全不见了。努力压下心里的恐慌,她找了旁边的一个女生借了手机,先拨通自己的电话被告知已经关机,知道没戏了,她只好认命拨通室友电话告诉她自己被盗的事并让她自己回学校。还了手机,小霾颇感无力,她想靠在边上歇一歇,却被人流带着不得不往前走。她已经迷了方向,这种和陌生人摩擦的感觉让她极度不适。她艰难地移动步子,很久才辨清自己在断桥边上。她的右边是一波人,她的左边又是一波人,他们往不同的方向走着。小霾不知道该看哪,只好盯着地面缓缓移动。隐隐约约,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想着可能是和自己重名的人也没去管。突然,她感觉自己被一个力道拉到了一边,然后就被抱住了。
  “千指大人!我竟然遇到你了诶!”
  小霾清楚地辨认出了这个声音,抱着自己的是油渣啊……
  这个拥抱持续了十多秒,直到油渣放开了她,她才真正反应过来。眼前的男生和以前竟没有多大区别,依旧莫名地让她心动。
  人群之中,他两紧贴着。油渣从激动中醒来就觉得有些尴尬,嘿嘿一笑,手挠着后脑勺说:“我们找个地方坐吧。”“嗯”
  油渣踮了踮脚,锁定了一所餐馆,便拉着小霾的手臂在人潮中穿行。
  大约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达餐厅,餐厅人很多,但幸好还有他二人可以坐的餐桌。坐下的时候,小霾理了理衣服,毕竟不是中午,两人只要了饮品,正好搭配聊天。
  小霾很紧张,她的手在油渣看不见的地方活动,尽管她现在的呼吸频率和平时一样。油渣想了很多话题,最终还是挑了一个普通的来开场。
  “你这几年过得如何?”
  “……挺好”
  “那…今天怎么到西湖来了?”
  “陪室友来的。”
  “你在哪上大学?”
  听到这个问题,小霾有些傻眼,感情对方也不知道自己在杭州读书。突然升起一种好似委屈的情绪,小霾回答他说:“我在杭州啊,你不知道?”
  “我不知道,什么?!千指大人,你也在杭州啊!我们在一个地,竟然三年没遇见过”
  “你三年也没联系过我”
  油渣很奇怪,他怎么从千指大人这句话里听出了抱怨委屈的味道,但他还是诚实地回答小霾,就和当初回答自己在千指大人视频里评论了什么一样,说:“这不是不敢吗……”
  小霾好气又好笑,自己很恐怖吗?她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,要抢下这次对话的主动权。
  “你还打鼓吗?”“当然,我在学校表演过好多次”
  “你还关注二次元吗?”“当然,二次元千秋万代”
  “你还喜欢神经吗?”“当然,……什么?”
  “我问你你还喜欢神经吗?”“不了,三年了,我都放下了”
  放下了……小霾还是相信油渣的,毕竟已过去三年,他不至于还赌气说放下了,而且这三年也足够让他成长,能够面对真实。
  两个人之后不再说话,小霾看着窗外面,油渣则低头喝着饮料。安静的空气包裹着两个人,小霾很享受,这是她两时隔四年来再次过二人时光。分针走的很快,过了一个多小时,两人决定离开,到了餐厅门口,油渣提出互留手机号,却被告知千指大人的手机钱都被偷了。油渣提出送小霾回学校,话刚落,就被小霾拒绝了。
  “没事,不用。”
  这毫无犹豫的拒绝弄得油渣很尴尬却也让他坚持要送小霾回学校。无奈之下,小霾答应了,她并不想麻烦油渣, 她害怕继续待在一起她压不住内心的欢喜。她害怕,也是因为她不敢开启这份恋情,如果她和油渣在一起了,会不会是背叛了神经?但这时这刻的心动,她想给自己机会。
  买了地铁票后,两个人努力挤上了地铁。人们肩蹭肩,脚贴脚。油渣看出了小霾的不适,双手撑在门上,把小霾圈进了双臂间的空间。过于暧昧的距离让两人都羞红了脸。油渣低眼仔细看着小霾,这是他第一次认真打量他的千指大人。很精致好看的五官,依旧和高中一样的帅气打扮,但此刻他却觉得很漂亮,视线下移中,他想到自己以前刷的平胸差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,小霾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油渣才拧了一把大腿肉克制住了自己的笑。
  一站人下人上,偶尔宽敞起来,油渣也没松开手臂,尽管麻掉了,他依旧圈着小霾,他不想去探究原因。这样的感觉很美好,小霾低头看两人的脚尖,而油渣则看着小霾的头顶,他能闻到小霾发丝的清香,是黄金果的味道,是自己最喜欢的味道……
  快到了目的站,油渣缓缓移开了手臂,现在,他感觉自己是个无臂的残疾人,等好不容易找回一点知觉,在出站的时候紧紧拉着小霾的手臂保证她在自己身边。
  后来小霾回到了宿舍,就把自己塞进了被子里,她的室友还没回来,估计碰到了桃花运。简单地收拾一番后,小霾去到手机店买了一部手机,把内心默念了几百次的号码存进了电话簿,备注设为:秘密
  又过了三四天,室友看小霾又盯着手机电话簿发呆着实看不下去了,大步向前,一把抓过小霾的手机点了那个叫“秘密”的联系人,小霾一个起跳连忙把手机抢了回来。
  “喂。”“……”
  “喂?”“额,我主要是想让你知道我买了手机了。”
  “嘿嘿,行!那以后多联系!”“嗯。”
  此后,两人经常网上联络,小霾也慢慢向油渣诉说。两个人的共同话题其实很多,因而聊天记录越来越多,二次元,古风歌……节日里,油渣会约小霾出去,吃饭看电影,有漫展也会两人一起去,有时候还一起演奏。他们的心慢慢靠近,在电影院里他们牵了手,在西湖边他们深拥,在星空下他吻住了她。
  千指大人和她的迷弟在一起了,小霾和油渣在一起了。贝塔、樱仔都发来了祝福,在油渣的告知下,神经也表示希望两个人能幸福。
  大学毕业后,油渣和小霾建立了一个民乐教学班,一个在b站继续发古筝视频,一个在视频里继续刷平胸差评。
  “原来你一直暗恋我!”
  “怎么?”
  “千指大人,我想知道你当初喜欢我什么”
  “你的傻”
  “EXM?!!”

评论(2)

热度(33)